我在山上的那些年

一只二哈哈

首页 >> 我在山上的那些年 >> 我在山上的那些年最新章节(目录)
大家在看 修罗姬 借剑 我在山上的那些年 纲吉的绝对倒霉体质 宫阙有佳人 臣服 枷锁 女配不掺和(快穿) 师妹她真不是海王[穿书] 被渣后我重生了
我在山上的那些年 一只二哈哈 - 我在山上的那些年全文阅读 - 我在山上的那些年txt下载 - 我在山上的那些年最新章节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 []

凄城(8)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一人一剑都下了死手, 眼看凌千夜即将殒命, 空中突然紫光大盛, 光芒耀眼, 刺的人难以睁眼。

待光芒渐渐平息,众人才看清凌千夜身前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戴面具的姑娘。

姑娘外形清瘦,看起来弱不禁风,当然如果忽略此刻的状况的话。

面具姑娘稳稳站定, 双手向前, 手中灵力不断运转, 一手对上楚天游的掌风, 一手接住楚杰刺来的利剑。

利剑被困在半空动弹不得, 小月亮手腕一转, 长剑瞬间转移方向向着楚杰快速飞去,剑锋划过空中带出道道流光,威不可挡。

楚杰慌忙起身足尖运力, 眨眼已飞到半空, 长剑擦着他的胳膊快速飞过,猛的刺进身后的土地, 一阵衣服撕裂的声音响起,楚杰低头他袖腕处的衣物已被利剑划破,一块布料缓缓落下。

另一边,小月亮手掌发力, 两股力量撞在一起, 强行打开楚天游的攻击。

与此同时, 陈谢也飞身下来,小月亮将凌千夜推向他:“先带他离开。”

陈谢没有犹豫带着凌千夜眨眼消失在原地。

眼看凌千夜被带走,方回过神来的楚杰愤怒至极,刚才就差一点!只差一点他们就可以将凌千夜绳之以法!

他看着小月亮:“你是什么人!”

小月亮笑了一下:“什么人?我是一名江湖浪客,无拘无束四海为家。”

云知徽身形微微一怔。

楚杰不甘罢休指着小月亮:“快把凌千夜交出来!你难道要袒护那个杀人狂魔!”语气如公鸭般聒噪令人烦躁不已。

小月亮不耐烦的看向那人:“袒护不袒护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现在看你非常不爽,你若是想死,我不介意现在送你一程。”

“你!”楚杰怒极,但看到现在还插在地上的长剑,他心里又不免忌惮几分。

小月亮没管他只是转头看向楚天游:“我清楚你们的来意,问会亭一事我也不多做评论,我只想告诉你,想找凌千夜报仇随时都可以,只是今天除外。”

楚天游看着小月亮:“我若是非得今天报仇呢?”

小月亮笑了一下:“那我就只好得罪各位了。”说着看了看他身后的千军万马,浩浩荡荡,气势逼人:“当然,今天你们这么多人,若是真要认真打起来,我说不定也占不到便宜,只可惜我和你之间并无深仇大恨,待今日我们斗的两败俱伤,他日凌千夜恢复过来你想想后果会怎么样?用你所有的兵力去对付一个和你不想干的人,楚庄主,这怎么看都是一笔赔钱的买卖啊。”

死寂的沉默,空气中只余徐徐微风,良久楚天游开口:“你到底是什么人!?”

小月亮笑意不减:“我说过了,江湖浪客而已。”

楚天游收回佩剑:“我记住你了。”随后一挥手,大军后退十里。

天族自始至终站在一边丝毫没有动作,小月亮强制自己不去看那边,一个转身回归火城。

直到小月亮的身影彻底消失,云知徽的眼神才依依不舍的收回。

慕景白稍微思考了一下:“天尊,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云知徽回答:“撤吧。”

“撤?”慕景白很惊奇,他们来到这什么都没做就这么走了?便在这时他突然听到一阵秘密传音,是……天尊?

另一边,眼看凌千夜就要命丧当场,结果却被一个面具人救走,雪族三人很是生气,简直功亏一篑!

失望生气的同时,雪奕却冷笑一声:“不急不急!凌千夜的好日子在还在后头!我就等着那一天!”

凌千夜受伤对于火城来说不算是一件小事,待小月亮回去以后,他已被人抬进床上。

菜头走过来:“方才我已施法替他暂时止住了伤势,但是……”

小月亮点了点头拍了拍他肩膀,菜头体质特殊不适合救人,她和凌千夜也算是一脉传承,功体相近。

凌千夜此刻已陷入半昏状态,小月亮走过去,手掌贴在他后背,一股源源不绝的灵力缓缓注入凌千夜体内,随着治疗时间越久,小月亮的眉头皱的越深。

凌千夜的体内虚弱无比,自身的内力似乎只剩五成不到,她早就发现凌千夜最近怪怪的,一直靠在椅子上,看起来没有精神,整个人无精打采很是虚弱,却不曾想它体内的灵力已流失一半。

输内力果然是很费力气的一件事,小月亮感觉自己的头有点点昏,菜头在一边隐隐不安:“扛不住就赶紧停下,你若是死翘翘了我怎么向槐老交代,我还得给你收尸体,多累人。”

陈谢站在一边:“姑娘不若让在下来。”

灵力随着小月亮的运作缓缓溢出,不多时之后小月亮收手,淡紫色的光随之消失。

小月亮长出一口气:“好了好了,过不了多久他就会醒过来,先扶他躺下吧。”

说着她站起身来,走到菜头身边她好像想起什么:“你刚才是不咒我来着?”

菜头摇摇头:“怎么可能,你听错了吧。”

走出房间,小月亮再次长出一口气,幸好有冥之光给的菩提珠可以很好的掩盖她身上的气息,否则就凭今日这般大动干戈,她身上的魔气恐怕早就暴露了,想起方才凌千夜体内灵力的波动,她的头一个变两个大。

平白消失近五成的内力,还有方才那股若有似无的气息,凌千夜这人真是……

来到她自己的房间推开房门踏入门口的一瞬间她非常后悔。

房间内一个白衣青年正静静的坐在哪里,额上一滴冰晶玄滴格外耀眼,小月亮下意识转身就想离开,岂料云知徽动作略快一步,白衣挥袖间房门已被紧紧闭住。

这下,小月亮一个头变四个大。

她清楚的感觉背后有一道灼热的视线正在紧紧盯着她,她犹如芒刺在背,心口处一直砰砰直跳。

见到云知徽她下意识就想逃离,她不想看见那张熟悉的脸,熟悉的眼,那个熟悉的很是残酷的人。

见小月亮站在原地没有动,云知徽叹了一口,他唤道:“阿月。”一声悠悠长长像是在数千岁月中慢慢沉淀最绵长的温暖,包含最无尽的思念。

最熟悉的呼唤声刺激着她耳膜,曾几何时,这个温暖的声音一直伴随着她,陪着她长大,在她最困难的时候给她鼓励和希望,也在她最绝望的时候给了她无尽的黑暗……

以前听到只觉得心花怒放,仿佛整个世界都为之绚烂不少,而今听起来知觉压抑和难过。

云知徽静静的坐在一边,房间里烛火微然,忽明忽暗的火光中,云知徽略微低头,阴影中他的语气似乎充满难过:“阿月……你就这么不想见到我吗?”

小月亮深吸一口气,稳住自己的心神,强迫自己不要有太大的反应。

她转过身来走到桌子边慢慢坐下:“天尊莫要妄自菲薄,如此盛世美颜,是个人都不会想拒绝您,刚才不答话,是您叫错名字了,我以为你在叫别人,我不叫阿月,我叫小月亮。”

云知徽沉默。

烛火映照下,对面的白衣青年静静的坐在那里,她对他果真很熟悉,熟悉到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都知道他要干什么,还有他身上淡淡的昙香味。

小月亮赶紧摇了摇头,强迫自己不要胡思乱想,她再次稳了稳心神道:“若我记得没错,今日我才从对方阵营中见过天尊您,不曾想此刻您却又出现在此,这月黑风高的,若是被城里的人发现了,不知天尊您打算怎么解释?”

云知徽笑了笑:“我相信阿月你不会让这样的事发生。”

小月亮也笑了一下:“你凭什么这么肯定,你知不知道,只要我现在一开口,顷刻间就会有无数士兵冲进来,凌千夜今日受了伤,火城的警戒性那可不是一般的高。”

云知徽微微低头,长长的睫毛在眼帘投下一片阴影:“若是阿月真的这么讨厌我,那你叫吧,我不会阻止你,只要是你叫来的人,即便是杀了我,我也不会还手。”

脑袋低垂,怎么看怎么可怜,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

小月亮看着他终是拜下阵来,她挥了挥手:“得得得,我不叫了,我现在可是火城的座上宾,若是发现和敌对军营里的人深更半夜待在一起,那我也解释不清了,天尊时候不早了,您老人家快回去吧。”

云知徽听了这话很高兴,一副‘我就知道阿月舍不得我的样子’,他从怀里拿出一个纸袋放在桌上,纸袋打开一股香气瞬间溢满整个屋子,低头一看,一只色泽诱人全身金黄的烤鸡静静躺在桌子上,小月亮下意识咽了咽口水,待回过神来,却发现这个动作简直太丢人了。

云知徽高兴的将烤鸡摆好,顺道还拿出了一些上好的果子酿成的汁水,香甜可口,是她从前最喜欢喝的。

云知徽给她倒了点果汁,将烤鸡推向她:“快吃一点吧,你今天动了真气得好好补充一下体力,我记得你从前最喜欢吃烤鸡,我就给你带来了,赶紧吃吧,凉了味道就变淡了。”

一张小桌上几杯果汁,一只烤鸡,这是从前他们经常吃的菜肴,在紫云之巅修习时,因为是封闭的空间,所以基本不可能吃到外来食物,而虎妞和她带来的零食也早就被五人瓜分完了,是以在修习后期,他们基本上就没吃什么东西,小月亮很是怀疑自己的辟谷应该就是在那段时间练成的。

总之那段时她嘴里一直很淡,什么味道都没有,她一直嚷嚷着等以后下山了一定要把所有好吃的通通都吃一遍,这个想法得到了虎妞的大力支持,还说吃好东西的时候一定要叫上她。

白诗诚听的很无语:“就一点好吃的把你们馋成这样,真是没有志气,食欲乃是七大戒中的一戒,你们应该戒掉它。”

虎妞很不赞同:“戒戒戒,哪来这么多的戒,世上这么多的美食,若是没人吃那不就浪费了吗?不懂得享受美食才是最可悲的。”这个想法当然得到封星月的大力支持。

下山以后,他们也很守幸运的遵循了这个意愿,只可惜有一段时间虎妞一直来无影去无踪,跑的不见她人影,好不容易被遇见了,小月亮赶紧逮住她问她这么长时间都在干嘛,怎么老是找不见,虎妞笑了一下一脸高深莫测:“哎呀,大月啊,我在忙我的终身大事。”

她很惊奇:“终身大事!?”

虎妞一脸高兴:“对对对,这段时间你别来打扰我啊,等本姑娘这件事情办妥了,一定好好请你吃一顿,吃多少都没问题!”

她到现在都还记得虎妞脸上的表情,眉眼弯弯,眼角带笑,仿佛整个人都沉浸在幸福的海洋,朝气蓬勃。

虎妞忙她的终身大事,她就去找她的小徽徽,少年时的云知徽对她真的很好,好到她一点都不想离开他,她最喜欢看他云淡风轻的脸上被自己气的跳脚的表情,好像这个感觉是专为自己一样,那时她说她最喜欢吃烤鸡,云知徽带她去的酒楼饭馆桌子上也总有一只烤鸡……

有好几次他们被困山林,云知徽就地取材打了几只山鸡,就着火堆慢慢烤,她一直都记得那个场面,夜风微凉,月明星稀,周围是一望无际的层林叠嶂,昏暗的背景下,那个白衣少年坐在她对面,树枝燃烧溅出的‘啪啪’声,似乎在火光的照耀下,少年的脸微微泛红格外的好看。

虽然是被困,但她一点都不担心,和他在一起,她总是心安的。

往事历历在目,如今相同的烤鸡照旧摆在她面前,她却一点也找不到当时的那种感觉,看着云知徽的动作,她心中一种苦涩的感觉突然泛滥,这是在做什么呢?

她别过头:“你拿走吧,我不想吃,我也不喜欢吃,即便我从前再怎么喜欢它,可人终究都是会变的,现在的我一点也不想吃烤鸡。”

云知徽给小月亮夹鸡腿的手一顿,窗外冷风忽忽刮过,带的桌上的烛火忽明忽暗。

云知徽低着头看不清他的表情,小月亮突然就有点心疼,从前那个一直高贵永远云淡风轻的少年什么时候也变得像如今这般小心翼翼,这不像他,这一点都不像他。

云知徽沉默了良久,就在小月亮以为他不会再开口时,他却继续将鸡腿夹给小月亮,顺便替她倒好了果汁:“是我考虑不周,如今天色已晚,阿月你今天劳累了一天定是累了需要,那我便不多打扰了,只是这些东西你多多少少还是吃一点,为了自己的身体着想。”

替小月亮弄好一切,云知徽站起身来:“那……阿月你先休息吧,我改日再来看你。”

说着打开门走了出去,只是那背影怎么看怎么狼狈。

小月亮独自一人在饭桌前坐了好久,久到烧鸡早已变冷,她慢慢拿起碗里的一只鸡腿咬了一口,刹那间,一滴滚烫的热泪滴答而下,她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流泪,她只是感觉到很心酸很难过,明明心里对云知徽有气明明心里说好和他老死不相往来,可看到他方才失落的背影,她又感觉于心不忍,又怪自己太过绝情。

一滴泪仿佛打开了眼泪的大门,滴滴眼泪源源不断从她脸上滑落,小月亮边哭边吃,吃到最后已经有点撑,但她恍若未觉,只是拼命的往嘴里塞着东西。

月色高悬,天空黑暗,火城不远处的一座屋檐下,白衣青年望着火城的方向静静而站,一夜无眠。

《我在山上的那些年》无错章节将持续在顶点小说网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顶点小说网!

喜欢我在山上的那些年请大家收藏:(m.2ddxs.com)我在山上的那些年顶点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野心家 五岁暴君饲养指南 修罗姬 开局伪灵根竟然成了大师兄 穿成病美人帝师后 我在山上的那些年 我在火影,木叶村签到十年 穿越极品败家子 大梦主 长生界 被渣后我重生了 瓜子庙签到百年,小哥请我出山! 穿成黛玉她侄女 枷锁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斗舞让我上 末日领主 被迫献祭给虫族至高神 重生宠夫无法无天 我体内有一个大帝
经典收藏 吾已有亡妻 臣服 系统逼我炼丹成仙 天生皇后命 纲吉的绝对倒霉体质 女配不掺和(快穿) 修罗姬 五岁暴君饲养指南 被渣后我重生了 反派被迫营业 冰上传奇 定风波 宫阙有佳人 将进酒 穿成病美人帝师后 枷锁 借剑 我在山上的那些年 师妹她真不是海王[穿书] 渔家小农女
最近更新 反派被迫营业 系统逼我炼丹成仙 借剑 天生皇后命 臣服 被渣后我重生了 纲吉的绝对倒霉体质 宫阙有佳人 师妹她真不是海王[穿书] 冰上传奇 五岁暴君饲养指南 当然是选择入魔 吾已有亡妻 渔家小农女 定风波 修罗姬 枷锁 穿成病美人帝师后 女配不掺和(快穿) 将进酒
我在山上的那些年 一只二哈哈 - 我在山上的那些年txt下载 - 我在山上的那些年最新章节 - 我在山上的那些年全文阅读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